<cite id="pvhbn"></cite>
<cite id="pvhbn"><noframes id="pvhbn"><var id="pvhbn"></var><var id="pvhbn"></var>
<var id="pvhbn"></var>
<ins id="pvhbn"><noframes id="pvhbn"><cite id="pvhbn"></cite>
<var id="pvhbn"><video id="pvhbn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pvhbn"></cite>
<cite id="pvhbn"></cite>
<var id="pvhbn"><strike id="pvhbn"><thead id="pvhbn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pvhbn"></var>
<cite id="pvhbn"><video id="pvhbn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pvhbn"><video id="pvhbn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pvhbn"><video id="pvhbn"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pvhbn"><noframes id="pvhbn"><menuitem id="pvhbn"></menuitem>
<cite id="pvhbn"><span id="pvhbn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pvhbn"></ins>
歡迎訪問甘肅政法網 今天是 2024年02月21日 星期三

司法文苑 | 土豆情結

來源:甘肅政法網 責任編輯:張曦云 發布時間:2023-12-13
字號:A A    顏色:

武都監獄 姜小勇


土豆別名洋芋、馬鈴薯,喜歡生長在氣候濕潤、日照時間較長的地方,從小我對土豆有一種別樣的情感。我喜歡她的樸實無華,厚道寬容,她深深的埋藏在泥土中從不彰顯自己的個性,穩重而大方,含蓄而尊貴,猶如一位勤勞質樸內涵豐富且氣質不凡的中年婦女,整天忙碌在后廚從不在臺前亮相,任勞任怨,默默奉獻。這,就是偉大,就是難能可貴。




作為地道的西北人,我的家鄉盛產土豆,每年的陽春三月,柳吐絲絮,是土豆播種的最佳時期,小時候我們一家四口人就能完成土豆的播種工序,父親挖窩子(窩子要不大不小,不深不淺,不偏不倚),母親下土豆籽(土豆籽要放在窩子的中間,且籽眼朝上),妹妹施肥(不能將化肥直接施在土豆籽上),我負責把窩子填平,看到大片的土豆播種完成后,一家人坐在地埂上稍作休息,談論來年的好光景。放眼整個田野,一幅壯麗而繁忙的春耕圖徐徐展開,在田間有老人、婦女、兒童,都在忙碌著,更有忙里偷閑的小伙子時不時吼一曲秦腔或一首情歌,打破了田間的寧靜,停落在枝頭的小鳥也“撲騰、撲騰”徘徊在人們勞作的上空,嘰嘰喳喳叫個不停,害羞的姑娘臉上泛起了陣陣紅暈,顯得更加美麗動人,嬌艷絕倫。莊稼人有自己的苦與樂,情和思。用大愛耕織著屬于自己人生的一片藍天。


土豆播種在泥土里到期就會破土而出,發出來的嫩芽綠油油,亮晶晶,惹人喜愛,美不勝收。在陽光的沐浴下茁壯成長,到五六月期間,漫山遍野的土豆花在微風的吹拂下婀娜多姿,沁人心脾。散步在田間的羊腸小道上有種別樣的愉悅和收獲,天藍藍,花藍藍,腳踏大地,仰望蒼穹,恰似游離于天上人間,如醉如癡,飄飄然仙境般的感覺。




土豆的生長周期較長,到八九月份土豆趨于成熟,我小時候常幫父母收獲土豆,收獲土豆時,先要將土豆的莖拔出來,偶爾帶出一兩個“小弟弟”來。新生的事物就是好,新生的東西誰都愛。用鋤頭挖出來的土豆去掉泥土,光光的,圓圓的,滑滑的,亮亮的,猶如新生的嬰兒般招人喜愛,讓人愛不釋手??粗鴿M地的土豆堆積如山,父母的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,催我和妹妹趕緊幫忙往回家運。地與家足有三公里遠,那時條件差,不通車路,農村種地收割莊稼全靠人背牲馱。天色漸晚,我和妹妹把土豆裝在背簍里,尾隨在父母的身后,有一條小河是我們的必經之路,河上沒有橋,在河中央放置了幾塊大咧石,行走起來十分不便,何況我和妹妹還背著沉重的一簍土豆。走著走著,快到小河邊了,我和妹妹挽起了褲腳,妹妹的一只腳站在了咧石上,邁開另一只腳踏向下一個咧石時不慎滑倒了,妹妹睡在了河里,土豆順著河水嘩嘩的滾向了遠方,我急忙鉆進河里拉起哇哇大哭的妹妹,誰料腰一弓,我的背簍來了個底朝天,土豆倒完了,跟著河水的步伐漸行漸遠。我和妹妹執手相望,無語凝噎,天空中升起的一輪明月照在我和妹妹稚嫩的臉上,顯得是那般蒼白,又是那般無奈?;氐郊抑羞€要挨上父親重重的兩巴掌,那年妹妹九歲,我十二。


母親聽到我們的哭啼聲,把我和妹妹叫到廚房給她幫忙,鍋里煮的土豆熱氣騰騰,清香的味道充滿了整個屋子,我和妹妹不停的將土豆晾干的根莖添加在爐子里,爐子里火光通紅,烤在我和妹妹紅撲撲的臉蛋上,剛才被父親責罰的怨氣早已拋到九霄云外了,只有鍋里的土豆被根莖煮的“嘖嘖”發聲,焦躁不安。突然之間我想起了曹植的詩,“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”。我從小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,一個地地道道追求上進的人,更是一個有益于他人、有益于社會的人。這點我像一顆圓滿的土豆,給人的都是全身的精品,犧牲自己的一切,照亮黑暗中前行的路人。我和土豆一樣,沒有華麗的外表,沒有流淌的語言,更沒有驚天動地的舉措,只有一顆金子般的心,用實實在在體現著自己的存在,足矣!


記得那年我考上大學因交不起學費而發愁,金秋時節,正是土豆成熟收獲的季節,父親把家里生產的土豆絕大半賣掉也沒有湊齊我的學費錢,親戚朋友,鄉里鄰居都把賣掉土豆的錢給我拿來當學費,在我人生的關鍵時刻和緊要關頭,土豆對我來說真是“雪中送炭”,我感恩不盡。陳毅說:“淮海戰役是人民群眾用小車推出來的”,那么我的大學及人生的成功是用土豆堆砌起來的。在那個貧窮的年代,土豆成了我們農村人上學、結婚、看病的“搖錢樹”,“土蛋蛋”變成了“金蛋蛋”。




土豆不光給我們帶來了經濟收入,還給了人們可口的美味佳肴,土豆可以烤著吃,煮著吃,蒸著吃,油炸著吃,還可以加工成粉條銷售到全國各地,成為增加農民收入的一條渠道,實用價值和營養價值極高,在我的家鄉隴南山區有一種名吃當地人叫“洋芋攪團”,就是要把土豆煮熟剝皮后放在木槽里使勁不停的砸爛搗碎,只有砸出的攪團有勁道,帶柔勁,細膩而光滑,吃起來才可口,當然一碗香噴噴的攪團還離不開爽口的調和水。勾兌調和水也是很講究的,鹽和水的比例,醋的比例,以及花椒調料的比例等等都很關鍵,還有油潑辣子和切碎的半生不熟的小韭菜也少不了,吃一碗隴南的洋芋攪團,再喝上一碗酸菜漿水湯,甭提有多舒坦!洋芋攪團成為家鄉人民的最愛,也是外來人員贊不絕口的美食,記住一碗洋芋攪團,也就記住了隴南的山山水水,人情風貌。


土豆的好處說不完道不盡,父親常常教導我做人要像土豆一樣厚實,要有實用價值。我想人的一生應該和土豆一樣,無需夜郎自大,無需華而不實,無需自我表功,恰恰需要的是對大地的忠誠,對人類的奉獻。有時我想自己是一顆土豆該有多好,把自己的一切獻給那些需要我的人!讓我盡情地釋放自己的能量,為水歌唱,為山跳舞,帶給整個世界的都是快樂和歡笑!


一切成為過去,一切成為回憶,而那積淀在歲月長河中的土豆情結在我身上濺起了朵朵美麗的浪花。激勵著我在人生的道路上披荊斬棘,永不停歇,闊步前進!

激烈无遮挡的视频大全,国产精品页,免费人成电影免费网站永久,天天爽天天摸天天碰,一级特黄美女一区二区三区,亚洲另类欧美小说图片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