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甘肅政法網(wǎng) 今天是 2024年07月12日 星期五

山里的月亮

來(lái)源:甘肅政法網(wǎng) 責任編輯:張曦云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11-07
字號:A A    顏色:

作者:天水監獄 汪彤


當月光從窗欞瀉下,我仿佛沐浴在清涼涼的山泉里。此時(shí),我正躺在書(shū)房靠窗的小床,仰著(zhù)頭,靜靜地看天空。


一輪皓月當空,卻沒(méi)有那么滿(mǎn),些許的昏黃和暗淡,一圈圈的光暈,掛在月亮近旁,像一個(gè)人臉上的憂(yōu)愁,抹也抹不去。


我是剛看過(guò)山里的月亮,匆匆趕回來(lái)的。城里的月亮,讓我有些不屑。


當夕陽(yáng)閃著(zhù)通紅的亮光,將要落下去的時(shí)候,光影從大地上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消失,山巒和村莊黯淡下來(lái)。遠去太陽(yáng)的余暉,像是被誰(shuí)吟唱的一首歌,越來(lái)越遠,越來(lái)越輕,讓你向往,卻最終化為烏有。


天邊變幻的一些云彩,像兩只嬉戲的仙鶴,一只伸展雙翅,蹬開(kāi)雙腿,朝北飛;一只卻在飛翔中,彎曲長(cháng)頸,回顧來(lái)時(shí)的路。夕陽(yáng)將落下,大地的一切美,都似乎要沉睡了。


若用相機捕捉夕陽(yáng)西落的勝景,再好的感光鏡頭,總沒(méi)有人的眼睛好。山谷里暗下的村莊,炊煙裊裊,飄然升起,籠罩在村野山林中的霧氣,朦朧映襯著(zhù)暗綠中的村莊。這時(shí),倚著(zhù)車(chē)窗,我想起一些聊齋里的故事。


夕陽(yáng)落下的速度,像跳躍,有聲音,只是“咚、咚”幾下,便隱沒(méi)在遠山的背后。一直往西的車(chē),像在追逐著(zhù)夕陽(yáng)。沒(méi)有夕陽(yáng)的美景做觀(guān)賞,朋友們總會(huì )惋惜一句“夕陽(yáng)無(wú)限美,只是近黃昏”。又想起一句精美臺詞:“真正的速度你是看不見(jiàn)的,就像風(fēng)起云涌、日落生息。就像你不知道樹(shù)葉什么時(shí)候變黃,不知道你的孩子什么時(shí)候長(cháng)出第一顆牙?!?/p>


聽(tīng)著(zhù)這樣的話(huà)語(yǔ),那一刻太陽(yáng)在無(wú)限長(cháng)久的渴望中,眨一眨眼睛的功夫,忽閃著(zhù)就不見(jiàn)了,心里雖有無(wú)限失落,但又感覺(jué),匆匆下落,也是一種舒展的方式,一直向前,奔向未來(lái)。


當太陽(yáng)將隱去在大地上的時(shí)候,車(chē)在山上停下。通往寺廟的路,被一輛修路的大卡車(chē)堵住了。繞道在田野邊的地埂上,看遠處的廟宇,那里仿佛一處海市蜃樓的幻境,讓你向往,卻走不到近處。而路邊草叢里的一只兔子,一蹦三跳的向美麗幻影中奔去,又讓你知道,那可望不可及的飄渺樓宇,是真實(shí)的存在于眼前。


這時(shí),一片薄如蟬翼的月,就掛在東邊的天空。當我追逐夕陽(yáng)下落的那一陣,月亮早就升起來(lái)了。它透明的純凈,仿佛一個(gè)剛出生孩臉上的憨然。映襯著(zhù)瓦藍的天,那樣單純簡(jiǎn)約的透亮,會(huì )讓人頓生憐惜。


看到月亮的時(shí)候,掉轉車(chē)頭,又向著(zhù)有月亮的地方行駛。其實(shí)人們在走自己的路,而人們與月亮的嬉戲和追逐,是在山澗道路上盤(pán)旋中,升起的渴望和向往。


這樣的感覺(jué),似一個(gè)有方向的人,總愿意向著(zhù)夢(mèng)想的方向走去,而生命的歷程和道路,卻從沒(méi)有改變過(guò)。


農歷十四日,明月初升的晚上,追逐著(zhù)月亮,卻向自己的目的地駛去。月亮緊緊跟隨,出現在前方的一處處山頭、谷澗和林邊。




山里的月亮,在田間的樹(shù)梢上,像一只掛起的銀燈籠,明明暗暗的光,從樹(shù)影里,落在青幼舒展的包谷苗上,月光婆娑如輕紗,大地蕩漾在銀白的紗浪里。


一會(huì )兒,月亮依偎在道路拐彎處山根的城堡,如一個(gè)羞澀少女,安靜的只有一絲游風(fēng)的呼吸,于是我想起那一句“不知天上宮闕,今昔是何年”的絕唱。


車(chē)一直在奔馳,追逐著(zhù)月亮行駛了很遠,卻一直盤(pán)繞在山的前前后后。月下山上的古廟,是遙不可及的仙山,月亮仿佛遠遠的掛在老廟的吊腳飛檐上,山風(fēng)吹過(guò),耳畔響起佛號與鼓鈴的協(xié)奏曲,槐樹(shù)葉兒銀鈴般的笑聲中,月色里溢滿(mǎn)槐花的清香。


此時(shí),最?lèi)芤獾南蛲?,便是在飄著(zhù)槐花香的月下,踏著(zhù)清風(fēng),在田間小道上漫步一陣。


山里的月亮很清澈,滿(mǎn)滿(mǎn)的如一潭溢不出的天池里的水,如果能用嘴輕輕地接住,便可以吻著(zhù)它透心的清涼。


山里的月亮很近,像院子里轉動(dòng)不停的白色磨盤(pán),一伸手,一把糧食淌進(jìn)磨眼里,流出的是月光一樣細細的、白色的一道光。


山里的月亮很溫情,它伴隨著(zhù)無(wú)數山里的學(xué)生,趕幾十里的山路,來(lái)回在家和學(xué)校的途中。它在夜里與辛勞的學(xué)子做伴,一會(huì )兒上坡、一會(huì )兒下坡,讓遠山中一個(gè)人的行走,不再那么孤寂。


當車(chē)從山上開(kāi)進(jìn)城里的時(shí)候,月亮被大山擋住不見(jiàn)了。一次次的回頭尋望,那跟了很久,沒(méi)有牽線(xiàn),卻一直扯在手中的明燈一樣的風(fēng)箏,在進(jìn)到城里的時(shí)候,隱去了。


與山里月亮的相遇,像一個(gè)簡(jiǎn)單的人,從不按照規律和設計好的模式去追逐生活,一切在自然和隨意中,隨時(shí)間輕輕流逝。當山里的月光照進(jìn)城里,算是與它的又一次邂逅。


我躺在床上,皎潔的月光像銀色的沙,又像清澈流淌的水,鋪滿(mǎn)覆蓋在我身上,我沒(méi)有嘆息山里的月亮會(huì )隨著(zhù)時(shí)間和地方的變化,不再那么清澈和透亮,但它畢竟是我向往和喜歡的月。


在夢(mèng)中,月亮探了身子,爬在窗格上,在我臉上,落下一片滿(mǎn)滿(mǎn)的白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