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甘肅政法網(wǎng) 今天是 2024年07月13日 星期六

主播私自停播被索賠30萬(wàn)元違約金,如何裁判?

來(lái)源:甘肅政法網(wǎng) 責任編輯:張曦云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11-01
字號:A A    顏色:

近年來(lái),隨著(zhù)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行業(yè)的蓬勃興起,不少年輕人懷著(zhù)“網(wǎng)紅夢(mèng)”簽約當主播,卻因法律意識匱乏引發(fā)各種糾紛。


日前,慶陽(yáng)市鎮原縣法院審結了一起合同糾紛案,一網(wǎng)絡(luò )主播因私自停播、開(kāi)小號直播等行為,被判支付經(jīng)紀公司違約金8萬(wàn)元。


2021年8月,張某在某網(wǎng)絡(luò )服務(wù)公司學(xué)習直播活動(dòng)。次年5月,其與該網(wǎng)絡(luò )服務(wù)公司正式簽約,由公司擔任其獨家經(jīng)紀,對其在線(xiàn)上演藝平臺的個(gè)人直播及互動(dòng)演藝活動(dòng)進(jìn)行管理,由此產(chǎn)生的收益雙方按比例分成,合同期限五年。


2023年3月起,因該網(wǎng)絡(luò )服務(wù)公司不同意張某在直播間的部分帶貨行為,雙方產(chǎn)生爭執,張某不再在公司指定的賬號進(jìn)行直播,轉而在其個(gè)人小號直播帶貨,同時(shí),又用公司賬號給其小號和其妻子的直播賬號倒流量,公司遂收回賬號,張某未繼續在該公司賬號直播,即停止履行合同義務(wù)。


該網(wǎng)絡(luò )服務(wù)公司以張某不按合同約定時(shí)長(cháng)和賬號進(jìn)行直播,且私自直播并為第三方倒流量為由,訴至法院,要求張某支付違約金30萬(wàn)元。


法院審理中查明,該網(wǎng)絡(luò )服務(wù)公司曾在2021年先后五次向張某支付5萬(wàn)元,后于2022年6月向張某支付演員費13580元。


還查明,張某與該網(wǎng)絡(luò )服務(wù)公司簽訂相關(guān)協(xié)議后,共直播10個(gè)月,公司向其支付傭金77801.96元。


法院認為,張某在與公司就直播帶貨事宜發(fā)生糾紛后,未能正確處理爭議私自停播并開(kāi)設小號直播,違反協(xié)議給其他賬戶(hù)倒流,其行為已構成違約,應承擔相應違約責任。


案件爭議焦點(diǎn),在于合同約定的違約金是否合理。


結合張某在職期間的創(chuàng )收能力、粉絲量及其對違約金性質(zhì)、后果的認知能力,該格式合同所約定的120萬(wàn)元違約金,顯屬偏高,有違公平原則。某網(wǎng)絡(luò )服務(wù)公司在訴訟請求中將違約金下調至30萬(wàn)元,但仍過(guò)高。該公司雖提交了張某的收入明細作為預期損失的計算依據,但該樣本時(shí)間較短,且網(wǎng)絡(luò )直播活動(dòng)具有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,故該收入明細只可作為參考,難以單獨作為裁判依據。


依據某網(wǎng)絡(luò )服務(wù)公司的實(shí)際損失及前期投入,兼顧合同履行情況、預期收益、雙方的過(guò)錯程度和張某在職期間的收入情況、離職后的經(jīng)濟狀況及履約能力,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(shí)信用原則,法院遂判決張某支付該公司違約金8萬(wàn)元。


該判決已生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