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甘肅政法網(wǎng) 今天是 2024年07月12日 星期五

故鄉的味道

來(lái)源:甘肅政法網(wǎng) 責任編輯:張曦云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10-31
字號:A A    顏色:

作者:金昌市司法局 趙穎


人人皆知,故鄉是中國人永恒的情懷,這是中華民族安土重遷的懷舊情結和守望情結決定的。多少次我重回故鄉,這種安土重遷的情懷,也總是從一草一木、一花一樹(shù)的點(diǎn)滴中滲透而來(lái)。然而,故鄉的味道是會(huì )變的,酒越陳越香,故鄉的味道卻越久越傷。




重回故鄉,不只是故地重游,更多的是全身心的沉浸,是夢(mèng)回一段深銘于心的時(shí)光。當我推開(kāi)奶奶家被殘破圍墻拘禁在中間的大門(mén)時(shí),對面一排破舊的老房子瞬間便讓我淚眼婆娑。那排房子像一位孤獨衰殘的留守老人,見(jiàn)我回歸才抬起疲憊渾濁的眼。從奶奶老房子的舊墻上,我找尋到兒時(shí)淘氣畫(huà)下的痕跡;在那些斑駁的窗欞間,泛黃的窗紙在風(fēng)中瑟瑟發(fā)抖,我卻驀然窺見(jiàn)晚燈下?tīng)敔敒槲抑v故事的景象。再推開(kāi)緊閉的廚房,蒙塵的灶臺兀自默然,我竟能看見(jiàn)年幼的自己坐在風(fēng)箱前往爐灶中添柴,鍋中傳出永難忘懷的飯菜香味,一邊正是奶奶佝僂的背,和補了無(wú)數破洞的圍裙……故鄉的味道,是不能重歸于此的無(wú)奈的淚水之咸,是無(wú)法重現當初的失落之傷,是一個(gè)人送別一段曾經(jīng)的不舍和懷戀……


閉上雙眼,我強迫滿(mǎn)目的淚水靜靜回流,再踱步到門(mén)外,面向那緘默的黃土地。人們早已離開(kāi),當年風(fēng)吹麥浪的一行行沃田,如今在衰草斜陽(yáng)的掩映下,顯得凄迷而悠遠。黃土地并沒(méi)有更遠——小時(shí)候早起隨父母耕耘,不知不覺(jué)就能走入其間。但土地,又確實(shí)顯得更遠——如今我放眼望去,那山似乎隨著(zhù)一段又一段流逝的時(shí)光、隨著(zhù)我年齡增長(cháng)記憶凋殘,變得落寞,變得無(wú)言。故鄉的味道,似乎就在這漸行漸遠里,成了與日俱增且無(wú)以言表的傷感。




故鄉,我竟不敢深味這故鄉的味道。遠方的樹(shù),兒時(shí)蕩過(guò)秋千,如今只有裸露的枝干;近前的花,兒時(shí)肆意采摘,如今只可顧之自憐;高高的天,貯滿(mǎn)了十幾歲的夢(mèng)幻,如今只有無(wú)盡的高、無(wú)盡的遠……


“昔我往矣,楊柳依依,今我來(lái)思,雨雪霏霏”。故鄉的味道,本應當是炕頭被窩的溫暖,是廚房散發(fā)的香,是中秋之月的圓。為何這時(shí)光流逝,讓我的故鄉只剩下凄涼、寂寥與孤單……


(本文圖片來(lái)源于網(wǎng)絡(luò ))